首页 >教育 >正文

一线高职老师与00后学生的相处感言:做高职生的“淘金者”

原标题:做高职生的“淘金者”

  2020年6月,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食品生物与检测系食品生物技术(应用本科)175001班举办毕业典礼,兰石磊和学生一起庆祝第三个“班级生日”。(图中第一排右边第四位为兰石磊)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20年12月28日,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兰石磊在办公室工作。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石佳/摄

  扎着马尾辫,穿着休闲运动衣,搭配一双运动鞋,这样一身行头的兰石磊,和学生走在一起没有任何“违和感”。

  兰石磊是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辅导员老师。在学生眼里,兰老师是和他们“没有代沟的老师”,学生亲切地称呼她为“兰妈”“兰姐”,还有学生形容“兰老师是我的直系家属”。然而,他们却不知道,“零代沟”的背后,年龄比他们大了十几岁的兰老师作了不少努力。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这是人们对于老师的传统定义。然而,随着大环境的改变,以及面对00后高职生这个群体,师生之间的关系也在悄然变化,很多老师如今正扮演着“亦师亦友”的角色,他们努力与学生打成一片,和00后学生保持平等的关系。

  要学会在高职学生身上“沙里淘金”

  在教育体系中,高职院校承担了一种特殊的角色,负责接纳传统意义上高考“失利”的学生,培养一批动手能力强、实践技能过硬的技术型人才。这种特殊的身份,更加要求高职院校的一线教师不仅要关注学生的成绩,更要深入了解学生的方方面面。

  然而,一些调查报告显示,高职院校师生关系的融洽程度仍待提升。据《江西省高职院校师生关系状况调查表》,有40%的学生认为师生关系不太和谐,有60%的学生认为他们的师生关系属于管理与被管理型。

  贵州航天职业技术学院教师邢化认为传统的教学模式已经不适应00后学生,他认为教育工作者应该充分尊重00后学生的个性差异,教育学生要从“管理”向“引导”方面转变,建立全方位的育人体系。

  要“引导”学生而非“管理”学生,作为班主任的兰石磊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任何一个学生,她也不为管理“问题学生”感到头疼。相反,她觉得更要帮助这些学生建立自信,“让学生重新找到自我”,在大学阶段成为更好的自己。

  辅导员是职业“淘金者”,要在学生身上“沙里淘金”。兰石磊特别重视发现学生身上的“闪光点”,她从不吝啬给予学生表扬,她时常会对学生说:“你太棒了”“做得真好”。

  兰石磊第一次见到2013级制药专业的学生赵婷嫒时,“她躲在别人身后和我打招呼。”赵婷嫒性格内向、极度缺乏自信。但在后来的相处中,兰石磊发现这个学生做事细心,又有耐心。她便让赵婷嫒在学生会工作,负责整理学生办公室的文件、物品等。

  慢慢地,兰石磊发现赵婷嫒开始主动和学生、老师交流,并且能帮助其他学生解决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熟悉,赵婷嫒熟练地掌握了工作,兰石磊说:“办公室的一针一线她都知道放哪,我们找不到的东西就问她,她一下就能找到。”

  还有一名学生张雪,因患有小儿麻痹症感到极度自卑。兰石磊给她提供公开演讲的机会,并且经常有意无意地开导她。她还推荐张雪参加职业技能大赛,尽管同组学生担心张雪的身体状态可能会影响比赛成绩,但是兰石磊坚持说:“即使得不了第一名,也不能换掉张雪。”最终张雪所在的小组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为了让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制定了规范严格的学生管理规定,除此之外,兰石磊要求学生每天上早读、周五晚上也要上晚自习,每两周组织全班学生参加户外演讲活动。

  采访中,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兰石磊的手机微信,显示有793条未读消息,各种群消息霸占了屏幕。兰石磊说她有各种微信群,工作群、学生群、家长群,毕业多年学生的班群也不解散,“学生要找人会来问我,我差不多都能联系到”。

  要让高职学生被看见

  “部分教师对青年学生群体关心不够,了解不深入,是当前高校育人工作存在的较大问题。”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院长任雁秋坦言,他观察到一些老师“上完课就走”,一些院校关心青年学生仅仅停留在口号上,缺乏实际行动和具体方案。

  江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肖文胜则发现,由于学院规模扩张和教师评价机制错位,一些教师把主要精力放在完成繁重的授课任务和科研任务上,没有多少精力去思考师生沟通、良好师生关系构建的问题。

  2018年,一项调查203所高职院校、106502名学生,9800名教师的《高职院校满意度》报告显示,学生最不满意的方面是师生课外交流时间,老师最不满意的是国际化资源。从这份调查报告中能看出师生需求有所不同,学生更加渴望多和老师沟通交流。

  实际上,也有很多一线教师全身心投入学生工作,励志引导学生向上向善,尝试建立“新型师生关系”,呼伦贝尔职业技术学院团委书记于健就是其中一个代表。

  1989年出生的于健穿衣风格很“小清新”,他说,如果不告诉学生自己是老师,是团委书记,学生往往会把他当作学长或者学生干部。于健说:“这也是我和学生打成一片的小技巧。”

  当然只有外表贴近学生还远远不够。于健认为要想和00后学生和睦相处,首先老师要转变态度,接纳学生、认可学生。他说,老师既要有直击学生错误的勇气,同时要具备帮助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让学生有所收获,“这样学生不请自来,和老师的关系自然会变好。”

  从事学生工作10年,于健的一个心愿就是“让高职院校的00后学生被更多地看见。”

  为此,他想方设法给学生提供实践锻炼的机会,在学校内组建“校新闻队”,让学生学习摄影、剪辑,参加各种校园活动;组织“暑期三下乡实践活动”,让学生到乡间地头感受真实的社会;联络校企合作,让学生到企业充分实习,提升专业技能。

  虽然00后学生不愿意被束缚,刻苦钻研的劲儿头不足,但是于健也发现00后学生有很多优势,他们更容易学习掌握新鲜事物,也更加早熟,能力比较强。他举例说,他们学校几乎所有的学生干部现今都在防疫一线服务,“他们都是自发去当志愿者的”。

  于健从来不认为高考成绩不理想的学生就是“问题学生”,他反倒觉得这样的学生动手能力更强,在其他方面的能力更为突出,他说:“这样的学生正适合高职院校,符合高职院校的教育方向。”

  据于健观察,呼伦贝尔职业技术学院的大部分学生都很努力,他说其实只要老师多付出一些,“学生从20分进步到60分并不难”,他也觉得整体而言高职院校的学生要比本科院校的学生改变更明显,进步空间更大一些。

  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的一线教师王芳总结如何与00后学生相处,她说要以学生为主导,采用小组谈论、案例式教学等方法,让学生多说多做,而不是老师一味灌输。她还特别强调,要多表扬学生,每当有进步就给学生加分,及时鼓励学生。

  “帮助学生走出思想上的困境”

  80后的兰石磊带着一帮00后的学生。出生在多元化时代的00后个性鲜明,兰石磊说,“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强逼着自己跟上学生。”

  “年轻人就喜欢熬夜,睡到中午才起来”“放假宅在家里也不愿意出门”“喜欢看剧追星”……兰石磊细数着年轻人的特征,她说为了“跟得上”学生,和学生有共同话题,闲暇时间她都在追剧,“新出的剧我基本都看过。”

  另外,兰石磊加了每一名学生的微信,她只要看到学生发朋友圈就会评论和点赞。朋友圈也是兰石磊了解学生想法和思想动向的重要途径。

  每当放寒暑假,兰石磊都会给学生留“家庭作业”。比如:帮助父母做家务,并拍摄小视频发到班级群里;让学生给父母写一封信;当家里的“小管家”,一个星期有300元的生活费,负责采购食材,给父母做饭。

  此外,兰石磊还要求学生每天每节课坚持起立向任课教师问好、为老师准备一杯热水;组织班级学生到社区义务劳动、看望孤寡老人。

  兰石磊把学校比作一个工厂,每个学生都是一件“产品”,产品“合格”的标准就是能融入社会,经得起社会的考验。这些“作业”是为了让学生懂得感恩、感谢父母、老师,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学生思想引导是兰石磊最关注的事情,她说:“学生的思想引导是辅导员工作的重中之重,要知道学生想什么、关注什么、缺少什么,思想上的困惑是什么,做到因事而化,对症下药,积极回应学生思想上的关注点,帮助学生走出思想上的困境。”

  “王镝是我比较成功的一件教育‘样品’。”兰石磊谈起王镝的改变满是自豪,她记得第一次见到王镝是在新生见面会上,当时王镝用不屑的语气做了自我介绍。

  散会后,兰石磊和王镝说:“你的自我介绍让老师印象深刻,我奖励给你一个小零食。”兰石磊递给王镝一块芥末,王镝吃完后不停地打喷嚏,眼泪都流了出来。兰石磊告诉他,老师给你吃芥末,是因为你的自我介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吃了芥末一般难受,“你这样的表现会阻碍别人看到你的好”。

  王镝评价自己以前是一个愤青,但是后来被兰老师慢慢“感化”了。他还记得,自己打篮球不小心脚里扎进钉子,兰老师挺着大肚子焦急地赶到,“跪在地上看我的伤,问我疼不疼?”

  2020年大年初二那天,王镝主动报名参加防疫工作,他也是兴安盟科右前旗第一个大学生志愿者。王镝说,他当时还想去武汉,“我爸妈不同意,我就去了社区当志愿者。”直到疫情好转,王镝才返回学校。今年放假回家,他又投身一线,成为一名防疫工作志愿者。

  除了学生的改变,一组数据也印证了兰石磊的教学成果。食品生物与检测系食品生物技术(应用本科)175001班是包头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第一届专升本班,兰石磊是这个班级的辅导员。

  该班29名学生的平均分数达到84.6分,两人获得国家奖学金,11人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全班学生考取国家英语三级、计算机一级证书;获得集体荣誉25项,个人荣誉288项,学生考取各类职业证书55个。这个班还被称作“党员班”“主席班”,班里有14名学生是党员,两名学生是校学生会主席,6名学生是系学生会主席。

  尽管一线教师在实践中摸索出来该如何和00后学生相处,但是还未形成系统化的育人方案。湖北职业技术学院教师熊秀琼建议高职院校要紧密结合00后学生特点,实施学生素质学分制,将学生德、体、美、劳教育整体纳入学分考核评价体系。

  肖文胜提出创建高职院校“亦师亦友”的师生关系和“学徒型”师生关系。他认为教师不仅要善于把专业教学内容整合成具有相关行业背景的“知识技能包”,以便“学生”能在行业的仿真环境中接受模拟现实岗位训练,也要加强职业情感教育,和学生紧密联系。

  问及兰石磊为什么能受到00后学生的一致好评,她说是因为热爱。每当有学生告诉她得了奖、考上本科、找到满意的工作,有学生回学校看望她,兰石磊都发自内心地觉着高兴,她说:“没有任何一份工作能带给我这样的成就感和荣誉感。”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雪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石佳

网友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暂无评论...
三日内热门评论文章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相关阅读
  • 业界资讯
  • 手机通讯
  • 电脑办公
  • 新奇数码
  • 软件游戏
  • 科学探索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