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苏伊士运河搁浅事故调查启动:“长赐号”不得离开,索赔恐达上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搁浅事故调查启动:“长赐号”不得离开,索赔恐达上亿美元

图片来源:Vesselfinder截图

凭一己之力卡住苏伊士运河的巨型货轮“长赐号”终于在3月29日成功脱困。但“在搁浅事件调查结束前,‘长赐号’不得离开苏伊士运河,”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3月31日表示。 

目前,“长赐号”正在大苦湖接受详细的技术状态检查。当前危机虽然解除,但接踵而来的问题是,“长赐号”堵住运河整整6天会造成多大损失?损失将由谁承担? 

拉比耶周三在接受埃及Sada El-Balad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航道堵塞造成的损失和损坏可能高达10亿美元左右。 

据外媒报道,由于租赁合约规定,本次苏伊士运河的瘫痪事故责任应由船东公司日本正荣汽船负责。

瑞典海运保险公司Nordic Marine承销和市场总监克劳迪奥·布兰卡迪(Claudio Blancardi)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船东的风险管理主要涉及两个方面,即船壳保险、保赔保险。不过,这两种保险都将收入损失排除在外,这意味着,后续赔付可能会更多来自各方的损失索赔,包括被滞留货船方的索赔。 

保险经纪公司McGill and Partners的船体和海洋责任负责人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认为,“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影响)因素仍然是运河当局可能就损失收入进行的索赔。” 

调查启动 

在专业救援团队的努力下,“长赐号”终于在搁浅6天后成功获救,苏伊士运河恢复通航。 

为解救这艘装载超过1.8万个集装箱的巨轮,救援团队调用了11艘港口拖船和2艘远洋拖船,挖掘了约3万立方米的河沙,负责救援行动的荷兰救援企业SMIT Salvage BV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透露,苏伊士运河恢复通航后,截至3月31日中午,已有285艘货船顺利通过运河,其余等候通过运河的175艘货轮将在4月2日前全部通过。 

随着“长赐号”的脱困,相关调查也于3月31日正式启动。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拉比耶3月31日表示,事故首席调查员萨伊德·谢沙已于当日下午登船,他将检查船只的适航性及船长操作记录,以确定事发原因。调查可能需要一周时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此前已对搁浅货轮进行了初步检查,未发现该货轮有任何技术问题。但在最终调查结果出炉前,该货轮将一直停靠在埃及水域。 

另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顾问赛义德(Sayed Sheyshe)透露,此次调查还将研究“长赐号”的事故报告和硬件维护报告,以及该船在事故期间的通讯和通话情况。 

苏伊士运河搁浅事故调查启动:“长赐号”不得离开,索赔恐达上亿美元

图片来源:新华社艾哈迈德·戈马 摄

或面临上亿美元索赔 

随着运河恢复通航,“长赐号”面临的索赔成为当前市场关注的焦点,有报道指出这可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船索赔案件。评级机构惠誉(Fitch)已将此次事件标记为再保险市场的重大损失事件,其规模足以损害再保险公司的收益。 

国际海洋保险联盟秘书长拉尔斯·兰格(Lars Lange)认为,最终索赔范围尚属未知,但预计索赔数额可能将达9位数。 

如此天价的损失,谁来“买单”?《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由于租赁合约规定,本次苏伊士运河的事故责任应由船东公司日本正荣汽船负责。长荣海运董事长也曾表示,“长赐号”为长租船,船上任何操作上的失误或不可抗力等原因,致船舶造成损害,是船东的责任。 

瑞典海运保险公司Nordic Marine承销和市场总监克劳迪奥·布兰卡迪(Claudio Blancardi)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而言,船东的风险管理主要涉及两个方面,船壳保险(hull and machinery insurance)以及保赔保险(protection and indemnity insurance)。 

劳埃德船舶日报(Lloyd's List)报道显示,就“长赐号”本身而言,船体、机械和货物索赔可能是有限的,因为船身和装载的货物并未受到严重损坏。 

“由于船壳保险以及保赔保险都不覆盖收入损失,搁浅的船舶以及由于阻塞而延迟的船舶都将蒙受每日收入损失。”布兰卡迪说道。因此,航运律师事务所有可能代表滞留船只上的货物权益方提起诉讼。这意味着,后续赔付可能更多来自各方的损失索赔,包括被滞留货船的索赔。除此之外,还有船舶救援支出以及共同海损。 

此次负责救援的荷兰SMIT Salvage BV根据船只和货物价值收取打捞费,据业界估计,按照其收费标准,本次救援费用或将超过1000万美元。

苏伊士运河搁浅事故调查启动:“长赐号”不得离开,索赔恐达上亿美元

图片来源:新华社发(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供图)

据《金融时报》报道,救援费用将由船壳保险覆盖。日本正荣汽船表示,这份保险由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的保险公司MS&AD Insurance Group承保。其他索赔则将通过保赔保险来覆盖。英国保赔协会(UK P&I Club)已为“长赐号”船东投保,该协会是国际保赔协会集团(P&I Club)的成员。 

英国保赔协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协会为“长赐号”承保的保赔保险覆盖了因基础设施损坏或堵塞带来的赔偿,船舶本身和货物都分别进行了投保。而针对具体赔偿事宜,该协会并未发表评论。根据相关协议,英国保赔协会可覆盖索赔的第一笔1000万美元,其他则将由P&I Club成员集体承担,最高可达1亿美元。 

保险经纪公司McGill and Partners的船体和海洋责任负责人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目前他估计这起事件造成的保险索赔总额为1.5亿美元。“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影响)因素仍然是运河当局可能就损失收入进行的索赔。” 

埃及方面已表态说,可能将向日本船东索赔。拉比耶透露,苏伊士运河断航期间,运河管理局每天损失1200万~1500万美元,照此计算,6天的损失达7200万~9000万美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苏伊士运河是埃及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之一。数据显示,2019年,苏伊士运河创造了57.5亿美元的收入,占埃及全年财政收入的9.58%。2020年,苏伊士运河创造了56.1亿美元的收入。 

丹麦海运情报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拉尔斯·延森表示,每天约有30艘重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堵塞一天就意味着约5.5万个集装箱延迟交付。据德国保险巨头安联集团估算,苏伊士运河堵塞或令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 

“蝴蝶效应”恐持续 

持续多天的堵塞给航运市场和原油等大宗商品市场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物流专家扬·霍夫曼(Jan Hoffmann)在一份简报中称,由于运河堵塞而滞留的货物总价值大约为890亿美元。苏伊士运河周围堆积的货物可能会在四到五天内清除完毕,但处理港口的积压货物可能还要花几个月的时间。 

航运巨头马士基警告称,运河堵塞对整个国际航运市场造成的影响可能还将持续数周。 

“除因暂停通行直接造成的延误外,船只驶往下一个港口时不可避免地也会出现拥挤。预计接下来的几周内我们还会感受到后续的连锁反应。”马士基全球执行中心负责人艾哈迈德·巴希尔(Ahmed Bashir)这样说道。 

此外,航运经纪公司Simpson Spence Young此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由于船只到达港口卸货的时间被延误,可能会加剧船只短缺的问题;同时,航运费用的上涨也将影响船舶供应平衡。 

不仅如此,运河阻塞也给供应链造成了巨大压力,加剧了原材料短缺问题,推高生产成本,导致交付延迟,甚至是生产中断。据媒体报道,此次受影响最大的是工业用品和消费品,欧洲制造业特别是汽车零件供应商也遭到了很大的冲击。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每日经济新闻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网友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暂无评论...
三日内热门评论文章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相关阅读
  • 业界资讯
  • 手机通讯
  • 电脑办公
  • 新奇数码
  • 软件游戏
  • 科学探索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