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快消”城市之辨:在打卡中消亡的网红建筑

4月2日,以效率著称的深圳似乎突然不那么忙了。 

这一天,一年前在广州造成“万人空巷”的文和友在深圳开张。据《南方日报》报道,前往消费的队伍一直排到了布吉河对岸。深圳人的朋友圈被文和友刷屏,“6万号”刷新了人们对排队等待的认知。

“快消”城市之辨:在打卡中消亡的网红建筑

图片来源:南方日报

同样被“文和友风潮”席卷的,还有建筑圈。

从广州到深圳,文和友的选址和外观均独特而一脉相承。在现代商业区的一侧,文和友通常以传统建筑形态出现,为达到新旧对比的效果,甚至会专门 “做旧”。进入文和友内部,由联合创始人翁东华等人收集的数万个老物件,堆砌出一个全新的“时空”——一系列布置恰好击中了时下年轻人“怀旧”与“猎奇”的需求,建筑本身变成流量载体。 

“如果你到环球影城的仓库,基本上与此如出一辙。”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李翔宁指出,从这个意义上看,文和友比起建筑,更像是一种“布景”。但这却恰好迎合了一种风潮:越来越多的建筑在流量带动下获得新生,类似文和友的“网红建筑”操作模式,也开始改变建筑行业的传统思维。 

“快消”城市之辨:在打卡中消亡的网红建筑

深圳文和友 图片来源:长沙发布 

争议亦一触即发:在“网红城市”时代,“网红建筑”究竟是随市场而动的下一个风口,还是建筑对城市生活的又一次深度破坏? 

网红经济 

“网红建筑”并非新鲜事物。 

早在20世纪90年代,一场试验在西班牙小城毕尔巴鄂展开。过去赖以发展的钢铁、造船业衰退带来的衰败场面,因一座博物馆的进驻而彻底改观——1997年,闻名世界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开门迎客,不仅带来数亿美元的经济效益,还让小镇重获生机。媒体称其为“毕尔巴鄂效应”,古根海姆博物馆也成为最早“网红建筑”之一。

“快消”城市之辨:在打卡中消亡的网红建筑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 图片来源:城市观察者

在网络尚不发达的年代,一股跟风的“网红打造”潮流逐渐席卷欧洲城市。新一轮博物馆建设大幕拉开,每个城市均希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古根海姆博物馆”。

20年后,历史的大船再次起航。这一次,互联网成为“网红建筑”再次席卷城市的新风帆。

李翔宁对近几年在中国“爆红”的几个网红建筑进行了简单对比。从“百度指数”来看,阿那亚、南头古城、文和友和徐汇滨江4个项目均是不同时期互联网的流量“霸主”。而与古根海姆博物馆类似,在互联网“赋能”下,不同的网红建筑也带动了影响城市建筑发展趋势的“变革”。

2008年,央视新大楼方案出炉,因形似“大裤衩”而被迫“出圈”。独特形象和高昂费用引起质疑,但也发起对传统高层建筑形象的挑战。虽然难以从建筑的成功对其进行定义,但从影响力上,它确实为央视赢得了极大的全球传播效应。

“快消”城市之辨:在打卡中消亡的网红建筑

央视大楼 图片来源:摄图网

互联网也为建筑“走红”带来更多形式。李翔宁特别提及颇受业内热议的电视节目“梦想改造家”。他指出,与过去建筑只关心结果不同,“梦想改造家”将建筑和故事加以结合,在建筑背后增添人的日常生活,故事叙述也成为网红建筑新的组成要件。

更大的变化是,网红建筑不再与是否符合大众、建筑师审美相关,而仅与流量有关。 

在李翔宁看来,阿那亚对流量的吸引力,部分源于其符合人们对现代的想象和消费风景的想象。在“打卡”和“拍照”成为建筑使用的一种方式后,网红建筑也开始寻找“流量密码”——要有一个大的平台便于拍照,要有能够容纳风景的窗户或开孔适合观景、能打入光线,还要有一个相对较大的空间让人产生与日常生活的抽离感,诸如此类。

“快消”城市之辨:在打卡中消亡的网红建筑

社交平台上的阿那亚热度 图片来源:手机截图

建筑本身的使用价值甚至被其网上符号的使用价值所超越。 

李翔宁注意到,人们开始不再需要亲临建筑,只需在网上“打卡”,便可以达到与实地观看类似的效果。建筑从一个实体剥离出网上的“再生体”和“替代体”,建筑在社交媒体上获得的点赞数成为衡量其成功的标志。

由此,建筑学中“形式随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正在被一种异化的“形式随社媒”(form follows Instagram)所瓦解。

“快消”城市

在网红话语体系影响下,建筑的变化同样推动了城市的变化。

古根海姆博物馆“珠玉”在前,新诞生的网红建筑也先后担负起带动城市整体发展的使命。成功如洪崖洞之于重庆,不仅让重庆旅游焕发新的生机,在接待游客数量上登顶全国,更使其成为西部三大“网红城市”的一员。

“快消”城市之辨:在打卡中消亡的网红建筑

洪崖洞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但似乎没有谁能真正成为第二个“古根海姆”。

2019年,纽约哈德逊广场上,由几何点阵排列的楼梯组成的一个特别建筑艺术品Vessel正式对外开放。在评论家笔下,Vessel自带地标特质,足以与巴黎埃菲尔铁塔进行对比。更重要的是,除了斩获社交媒体上的标记,Vessel希望能进一步与游人互动——它还作为一个观光景点供人们进入使用。

也出于同样的原因,Vessel从揭幕之初就伴随着人们对其关停甚至拆除的担忧。在外界看来,Vessel开放式的艺术设计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甚至成为自杀的“温床”。事实上,去年,Vessel已经发生三起自杀。

Vessel的网红特质并未因为“悬在头顶”的关停危机而大打折扣——一个原因是,在新的网红逻辑下,建筑的持久性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

“快消”城市之辨:在打卡中消亡的网红建筑

纽约网红建筑Vessel 图片来源:新华社

李翔宁分析,与以前建造房子“要求100年不落后”相比,现在的建筑可能只需要存在2~3年。文和友,今天是一个被热议的网红经典,不久后就可能被重新塑造。“不需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变成网红时代下建筑的一个新的特征。

一个普遍现实是,产品的使用权和拥有权正在被重新塑造。据李翔宁列举,共享单车让自行车只需分享和使用,酒店也开始提供分时度假服务,甚至连“名媛”都开始“团购”……原来的阶层关系、划分的固定模式被彻底改变,碎片化成为网红社会的代名词。

在城市有关即时和永恒的博弈中,前者开始占据上风。

如果在更高视角和更长历史下看,这实质上与中国城市的发展进程紧密相关。有人指出,过去40年经济成长的总量,相当于过去历史上一千多年的变化,无论城市还是微观建筑,均经历了时间的急剧压缩。建筑在短短的数十年间更新换代,数年内疯狂生长的新式建筑,取代了数百上千年缓慢累积的旧建筑。

李翔宁所提出的“快消”城市概念,恰与此相应。 

而互联网“打卡”,进一步让建筑与城市走向“虚无”。李翔宁提到杭州moments摄影基地,造景不再需要模拟现实存在的事物,而是通过抽象随意打造。一种基于“虚构”的“打卡”,正在衍生出一个新的产业。 

权宜建筑

纵观近年来中国城市发展的讨论,对本土文化缺失的反思从未停止。一方面,人们发问中国城市应该如何体现“中国性”,挖掘出每座城市的不同和特质;另一方面,在无可避免的城市绅士化进程和技术的快速更新换代下,高速发展的城市仍然难以真正沉下心来、叩问自身。

面对网红经济,城市应当如何作出应对?从建筑领域出发,李翔宁提供了一种思考方式。

20世纪初,当讨论什么样的建筑是真正的建筑时,古典柱式建筑通常被认为是合乎标准的答案。但在同一时期,著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提出了“新建筑五点”。尽管在当时仅被当成新的潮流和时尚,但如今,“新建筑五点”已成为建筑学界的重要理论之一。

“我们今天学习柯布西耶,应该看到他如何应对新事物、并发掘出新语言,而不是执着于当初的建筑语言。作为划时代的建筑师,能够从时尚、流行、媒体看到未来。”李翔宁指出。 

类似的探索正在中国展开。此前,在总结中国的第五代建筑师时,李翔宁曾提出一种“权宜建筑”的策略。在他看来,正在走向成熟的中国青年建筑师熟悉西方建筑的特点和潮流,同时又能够深刻地理解中国的现状与局限,正是在这样的理解下,他们发展出一套“权宜”的建筑策略。

在讨论“权宜”的原因时,他更发问,“在中国这个极速变革的国度里,我们又如何要求建筑具有永恒的价值? 

基于这样的理解,他对“权宜建筑”有过一段论述—— 

“权宜建筑”不是对现实的妥协,而是一种机智的策略,是在建筑的终极目标与现实状态间的巧妙平衡;“权宜建筑”不是对西方建筑评判标准的生搬硬套,而是对自身力量和局限的正确评价,更重视能够实现的操作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随着城市的流动性不断增强,建筑同样将有更大的不确定性。在“回头看”和“向前看”的徘徊中,顺应时代规律、并作出超前规划,不失为建筑发展的思考方式。 

而在网红城市的发展下,“权宜”之策能否同样运用至城市发展上来?这个问题值得进一步思考。

网友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暂无评论...
三日内热门评论文章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相关阅读
  • 业界资讯
  • 手机通讯
  • 电脑办公
  • 新奇数码
  • 软件游戏
  • 科学探索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